OVKLAB 2017 S/S " I Wanna Be Your Dog " COLLECTION IMAGEBOOK

OVKLAB17SS_

OVKLAB 2017 S/S春夏系列 " I Wanna Be Your Dog " ,靈感源自前龐克(Proto-Punk)樂團 " The Stooge " 簡約、重復、粗糙的曲式風格,以及主唱Iggy Pop強烈煽動的舞台身體形象;顛倒、扭曲、嚎叫、更原始的、物質的、雌雄同體,表現在服裝上我們以古著版式為基礎進行解構、重組或拼裝、反覆的圖像與標語符號、重複的服裝結構,上下、正反、前後的穿著錯置。

以Iggy Pop為開頭,我們嘗試爬梳前龐克時期的作品,展開的互文本,跟著反叛的樂隊The Stooge、MC5、New York Dolls、Death、David Bowie、The Doors等,我們神遊到一個音樂極度挑釁的時代、到一個樂隊和觀眾對抗的現場,對約定俗成的價值、政治、性別、所有給定的規範比一個中指。

Photographer : Sih Wei Chen
Model : Kalis Liaw
Collection Designer : Chuang
Stylist : 高中
Staff Crew : Ming, Jess, Hayden, Jamo, En
Make Up : Angie Huang
Hair Stylist : Neo
Special Thanks : Revolver

廣告

OVKLAB 2016 A/W " DARK ENTRIES " COLLECTION LOOKBOOK

0

OVKLAB 2016 A/W 系列以哥德搖滾(Gothic Rock)為參照主題,包浩斯樂團(BAUHAUS)是本季的繆斯, 從哥德次文化的反叛裝扮風格與音樂表現,我們梳理出設計的概念字鑰:黑色、幽暗深沈、陰影、捆綁束縛、後龐克、歌德建築,開啓創作的手段,植接古著版式結構,企圖重構同時呈現新與舊的服裝樣態。

DARK ENTIRES vol. 6 — 瑪麗蓮曼森與他的《 Antichrist Superstar 》(下)

marilyn_manson___the_pale_emperor_wallpaper_by_composur3-d8euc7b

OVKLAB ︱ 編輯 梁中一 ︱ DECEMBER 19, 2016 ︱

上一篇文章中大致介紹了瑪麗蓮曼森的成長歷程、第二張專輯《 Antichrist Superstar 發行後得到的評價及其如何奠定瑪麗蓮曼森在搖滾界及大眾眼中的形象及地位,接著我們將更深入為讀者帶來瑪麗蓮曼森個人與這張專輯之間的故事。

「人們並不是為了自己而寫日記的,他們寫日記是希望這些自己不願說出口的秘辛有一天被大家知道。」瑪麗蓮曼森在他 1998 年發行的傳記 “ The Long Hard Road Out of Hell " [註1] 中這麼寫道。瑪麗蓮曼森這位被全美家長、衛道人士視為最具挑釁意味的人物,僅管在過往已經透過創作及表演充分展現他對保守意識的批判及肆無忌憚的挑戰,仍在他的這張成為白金唱片 [註2] 大碟的錄製過程中將他黑暗的一面展露無遺,而這張專輯也使他毫無疑問地成為搖滾樂史上最令人生畏的傳奇之一。

這張專輯是瑪麗蓮曼森在紐奧良與 Trent Reznor [註3] 合作並共同錄製的,過程中瑪麗蓮曼森和其他參與這張專輯的音樂工作者嚴重陷入了濫用藥物、鬥毆 ( 最終導致他與共同創立樂團的吉他手Daisy Berkowitz 分道揚鑣 ) 以及心理上的癲狂等情形。在這段期間瑪麗蓮曼森也發現自己處於精神、心理崩潰的邊緣。「我用自己當白老鼠試了各種不同配方的藥物,嗎啡、止痛藥 ( Percocets 及 Lorcets,止痛藥成份之一,效果類似鴉片、海洛因 ) 」他在傳記中這麼寫道,「我也以縫紉用的細針猛插自己的指頭用來測試我生理上的耐痛門檻,因為情緒上我早已跨越極限。」這張專輯自發行至今已有20年之久,而圍繞著它和瑪麗蓮曼森在部分訪談中透露關於這張專輯的創作過程看來還是令人不禁咋舌。

一、樂團在製作專輯的過程中摧毀了大量的樂器和錄音設備 ——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Reznor 將 Daisy 最珍視的 Fender Jaguar 電吉他在 " Sweet Dreams (Are Made of This) " [註4] 音樂錄影帶的拍攝過程中砸毀。「他走進我們拍攝音樂錄影帶的地點,開心地發現 Reznor 坐在那裡,除了他們之外的我們坐在鏡頭之外。透過攝影機傳來的電視畫面,我們看到 Daisy 開心地將他那把重新拋光的吉他拿給 Reznor 看,而他也興致盎然地將它接到懷裡,把玩了幾下,接著就無情地將吉他往音箱、地面上砸爛,然後輕鬆愉快地離開現場。只留下 Daisy 一個人在原地呆若木雞數秒後發狂,這讓他在那天無法工作,並對於 Reznor 此舉的動機感到困惑不已。」

二、除了藥物之外,他們還經歷了許多心理扭曲的實驗如被剝奪睡眠時間、生理上的疼痛刺激 —— 「我開始將過去五年來所做的夢都記錄下來,它們成為我的靈感驅使我深入探究自己的潛意識。我們開始用各種不同的方法及實驗改變自己心理及精神的狀態,直到那些常人不會到達的地步。例如剝奪你的睡眠時間、使你痛苦不已的行為 ( 如上述拿縫紉針猛插自己的指頭 ),當然還有那些像是毒品、藥物等非法勾當。」「手淫、硬蕊的性行為以及剝奪睡眠改變了我的人生。當我第一次使用冰毒持續四天不睡之後我們就開始創作這張專輯。」

三、當毒品的使用逐漸失控 —— 瑪麗蓮曼森和其他人開始沈迷於在公共場合作出一些令人難以理解、接受的行為。 —— 「這是一種非常頹廢的生活模式。我認為 Reznor 感到自己沒辦法這樣活著,而這也成為使我們關係崩毀的最後一根稻草。我會在早上七點睡覺;下午四點起床,然後開始喝酒、嗑藥。最有趣的是有一次我只戴著一頂金色假髮還有漢堡王的皇冠,然後用紙巾筒套住自己的陰莖到處走來走去。對我來說那才是真正的『搖滾』,而我一點也不害怕再做這些事。」

四、當然沒人會期待瑪麗蓮曼森的歌迷丟玫瑰花到表演舞臺上,但他們自己一定也被那些像是蠍子之類的奇怪「禮物」給嚇著了。 —— 「今晚觀眾非常的瘋狂,簡直要把前排的座位給炸掉了,」紀錄這張專輯巡迴演出 " Dead to the World " 的滾石雜誌記者 Neil Strauss 寫下了這些話「在前面有個瘋狂的孩子不斷挑釁曼森,似乎想和他打架。當有人往舞台上丟菸時,曼森很快地躲開,在表演後曼森表示他以為那是 M-80 炸藥。在前幾場表演中,還有人往台上丟了一隻蠍子,那是瑪麗蓮曼森少數害怕的東西之一。」

五、曼森宣稱,他們對於毒品的狂熱程度已經到了 Smashing Pumpkins 樂團的主腦 Billy Corgan ( 在當時與瑪麗蓮曼森一同巡迴演出 ) 一樣會吸水馬粉 ( Sea monkey;一種海中的小生物 ) —— 「他們就像活在海裡的小跳蚤,」瑪麗蓮曼森在某次接受採訪時這樣形容那次奇怪的經驗「你可以把牠們從海裡撈出來瀝乾變成白色的粉末,但當牠們又碰觸了溼氣時會復活,Billy 以為那是古柯鹼,然後就吸了一口,當他知道他將和那些小水馬共存一些時日後他簡直氣炸了。」

六、在 1997 年於 VMAs [註5] 表演樂團的熱門歌曲 " The Beautiful People " 時 [註6],瑪麗蓮曼森拿基督宗教和法西斯主義做比較 —— 穿著一襲黑色外衣,瑪麗蓮曼森在軍樂隊表演後步上講台,上面有著 " Antichrist Superstar. " 的圖樣。兩側圍繞著像特務的人,他發表了一段反基督的演說,隨後開始表演這首歌曲。「我的美國老鄉們,我們再不會被基督宗教的法西斯主義壓迫了!我們再也不會法西斯主義式的審美觀壓迫了!我看見你們坐在那裡,盡了全力不要顯得醜陋、盡了全力想融入大夥們、盡了全力想上天堂。但請容我問一句『你們真的想要去那個充滿了王八蛋的地方嗎?』」

七、這張專輯部分的靈感來源是長久以來不斷使曼森困擾的一個關於全世界都被摧毀而他是唯一倖存的人的夢 —— 「在我成長過程中發生的所有事看起來都像是報應。有一個夢像是在未來會發生一般,地點應該是在羅德岱堡 ( Fort Lauderdale ),娛樂事業已經發展到如此極端的地步,讓人們變成無感的喪屍,而我時常出現幻覺,看到那些女人完全腦死,在籠子裡面跳舞;下顎被扯開以免他們把圍繞著他們正在手淫的男人的陽具咬斷。這是道德完全敗壞的場景 ( Sodom and Gomorrah ) [註7],而我則不在其中,我想這是這張專輯的靈感起源。」

八、瑪麗蓮曼森在台下以他「卡利古拉式」 ( Caligula-esque ) [註8] 的惡行惡狀聞名,但在專輯錄製過程中一次使用藥物後的經驗讓他更深入探究自身這些惡行的根源 —— 在傳記當中曼森提到,某個晚上與當時的女友到紐奧良當地的酒吧遇到了他在某個夏天與其有過短暫戀情的妖艷女子 ( 他將這位女子比喻為一顆「舞廳裡的閃光燈球」),在曼森喝醉要上廁所時,這名女子闖進了廁所並且秀給曼森看她的陰蒂環。「我不知道我應該要舔它、用手逗弄它還是直接上她,」曼森承認他當時的確對這個情況感到窘迫,這名女子拿出了一個裝滿古柯鹼的三明治袋子,把古柯鹼在廁所的洗手台上鋪成一條直線,他們吸光之後開始接吻,「我的褲子被拖了一半,她掏出我的陰莖,我腦中完全沒有對於性的想法,我一心只想尿尿,而我好像真的也露了幾滴尿,因為我當時聞到了,但我還是決定要這麼做。我用力地把她的褲子脫掉然後把她的陰蒂環扯下來,她痛苦的哀嚎,不知道是感到驚訝還是興奮。接著我把手指插到她的屁眼裡使勁搗弄。我為何要這樣做?我並不是想要調情,我只是試著做一些下流、骯髒的行徑,而當下的情況似乎就引導我這麼做。但我明明只要把我的手塞到垃圾堆裡也可以達到一樣的效果。」當曼森走出廁所時,當時的女友 Missi 也早已離去。

九、傳言指出瑪麗蓮曼森原本打算在他 1996 年的萬聖節表演上自殺 —— 「我發現,我可以預見:自殺是不會痛的」曼森曾經翻唱這首來自 M*A*S*H [註9] 的經典歌曲 " Suicide is Painless " [註10],但這位九〇年代休克搖滾的帝王在當時的表演現場時並沒有做出更驚人的舉動,而諷刺的是,在樂團上台前現場就已經有更可怕的事發生:表演場地受到炸彈攻擊的恐嚇,使得警察帶著嗅彈犬在門口對每位觀眾入場前進行盤查。瑪麗蓮曼森本人也在傳記中談到了這一段謠言「我在過去這些年已經死過這麼多遍,我不認為自己還留下太多可以殘殺的部分。」

看完以上的九則小故事,希望讀者都能對這位令人聞風喪膽的搖滾歌手有更深入的瞭解,隨著這篇文章的結束,本季 OVK LAB 關於哥德文化的專欄也即將告一段落。在瑪麗蓮曼森這些恐怖、駭人的故事背後,我們也能看見哥德精神在其中的流動,包括他不斷刨挖自身無論是生理或心理層面最深層而黑暗的一面,他使用的方法恐怕不會被所有人接受,但我們也許都應該放下從小被灌輸而形成的成見:我們在面對自身黑暗以及所謂「醜陋」的面向時,除了社會中大家總是試著避而不談的處理方式外,應該試著更努力去瞭解它、懂得與它共存並運用它展現出自己理想的價值,使其存在更具意義而非平白讓這股能量流逝甚至導致自身的痛苦,這是筆者私心認為哥德文化中最核心且珍貴,也是讓這份次文化能夠至今仍有廣大追隨者的精髓。

註1: ISBN-10: 0060987464 ; ISBN-13: 978-0060987466。內容包括瑪麗蓮曼森成長歷程的獨白、創作這張專輯及專輯發行後巡迴演出的個人紀錄。

註2:經過美國唱片業協會 ( Recording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America; RIAA ) 認證銷售量超過一百萬張的專輯即為「白金唱片」( Platinum )。《 Antichrist Superstar 截至 2011 年的統計在全球已突破七百萬張的銷售量,光是在美國就賣了足足有一百九十萬張。

註3: Michael Trent Reznor,美國知名音樂人,最知名的身份為「九吋釘樂團」( Nine Inch Nails )的主唱。

註4: 影片連結;影片中人物的部分妝容除了展現出哥德風格的影響外,更多了驚悚、令人發寒的成分。Daisy 的吉他被砸毀的片段約於影片中40秒至1分鐘處。

註5: MTV Video Music Awards; VMAs。MTV 音樂錄影帶大獎,美國最受矚目的音樂頒獎典禮之一。

註6: 影片連結

註7: 位於巴勒斯坦,《聖經》創世紀第18、19章中上帝和亞伯拉罕的對話中提到的城市。上帝認為所多瑪與蛾摩拉 ( Sodom and Gomorrah)被道德敗壞且罪惡深重的人群占據。

註8:全名Gaius Julius Caesar Augustus Germanicus,羅馬帝國第三任皇帝,為古代有名的暴君,個性大好喜功、殘暴、有許多怪異的性癖好。

註9: 《外科醫生》(英語:M*A*S*H)是一套美國連續電視喜劇,改編自1970年的同名美國電影(而該片根據1968年的同名小說改編),是一套混合了黑色幽默的軍事醫務劇,內容描述韓戰期間,美軍當中一群戰地醫生的經歷。此劇的英文名字為「陸軍流動外科醫院」(Mobile Army Surgical Hospital)的縮寫。

註10: 原曲試聽瑪麗蓮曼森翻唱版本

DARK ENTIRES vol. 5 — 瑪麗蓮曼森與他的《 Antichrist Superstar 》(上)

357951

OVKLAB ︱ 編輯 梁中一 ︱ DECEMBER 12, 2016 ︱

就在二個月前 ( 十月八日 ),美國工業金屬大魔頭之一的 Marilyn Manson ( 瑪麗蓮曼森 ) 的生涯第二張專輯《 Antichrist Superstar 》( 中譯:《離經叛道》) 發行屆滿二十年。雖然瑪麗蓮曼森的音樂風格最常被歸類為「哥德 / 工業金屬 ( Gothic Metal / Industrial Metal )」,與我們前幾篇專注於的「哥德搖滾 ( Gothic Rock )」有所差異,也和我們所熟悉如 Joy Division ( 快樂小分隊 )、Bauhaus等樂團風格曲風很難讓人引發聯想。但如同前一篇文章提到的,在哥德搖滾的舞台慢慢降下簾幕後,隨之登場是受其影響的哥德金屬、Dark Wave 等曲風。如果是對於瑪麗蓮曼森的音樂、表演、個人穿著風格有所接觸或涉獵的人就會知道,與其說瑪麗蓮曼森歌曲中有些許與哥德有關的元素;更能讓人將其與哥德產生連結的是他詭譎、驚悚的裝扮還有台上演出,可謂是哥德搖滾的進化版。如果那些臉色蒼白、一襲黑色妝扮的哥德搖滾歌手就像吸血鬼的話,那麼瑪麗蓮曼森簡直就是來自地獄的魔王。因此我們也希望在這個非常值得紀念的時刻,與大家分享有關瑪麗蓮曼森與其專輯《 Antichrist Superstar 的一些大小事。

瑪麗蓮曼森本名 Brian Hugh Warner,除了最為人知道搖滾歌手這個身份之外,他同時也演戲、作畫、撰寫音樂評論專欄。瑪麗蓮曼森這個藝名來自於極具衝突的兩大美國文化指標的結合:知名女演員瑪麗蓮夢露 ( Marilyn Monroe ) 及殺人魔查理斯曼森 ( Charles Manson ) [註2],但瑪麗蓮曼森自己則解釋道:這個名字並非藝名,而是一個像是註冊商標,像是 Mickey Mouse 之於 Walt Disney 一樣;瑪麗蓮曼森屬於 Brian Warner ( 他的本名 )。出生於 1969 年的俄亥厄州,是家中獨子。除了帶有德國加上美國的血統外,瑪麗蓮曼森也曾在 2015 的專訪中透露他是蘇族 [註1] 的後裔,在他的自傳《 The Long Hard Road Out of Hell 中他甚至詳細描寫了他蘇族祖父的戀物癖,包括人獸交及虐待傾向。父親信奉天主教;母親則是基督教徒,瑪麗蓮曼森小時候被送到基督教學校就讀,在學習過程中,師長教導他們「什麼是不應該聽的音樂」,而瑪麗蓮曼森很快就愛上了這些「不該聽的音樂」。在大學時期,瑪麗蓮曼森攻讀新聞學位,當時他也為音樂雜誌 “25th Parallel" 撰寫音樂評論。

1989 年時,瑪麗蓮曼森與吉他手 Scott Putesky 等人成立樂團 “Manson & the Spooky Kids",隨後團名乾脆縮短為 “Marilyn Manson",此後瑪麗蓮曼森便踏上了他至今持續不輟、充滿爭議的音樂生涯。

瑪麗蓮曼森的第二張專輯《 Antichrist Superstar 發行於 1996 年十月八號,這張專輯曾經高居告示牌 200 大專輯 [註3] 第三名,也是讓瑪麗蓮曼森還有他的樂團成功進入主流音樂市場的代表作。專輯中及瑪麗蓮曼森對於宗教的迂腐的嚴厲批判及專輯光從名稱就能意會的立場還有極端的表演方式 [註4] 毫不意外地引起許多宗教及公民團體的抗議。另一點值得注意的是,這張專輯的音樂性及大量後製音效與截然不同的音樂構成被滾石雜誌 ( Rolling Stone Magazine ) 評為油漬搖滾時代 ( Grunge Era ) 的終結。這也是瑪麗蓮曼森概念性專輯 ( Concept Albums )  [註5] 三部曲的首部,隨後的是 1998 年的《 Mechanical Animals 及 2000 年的《 Holy Wood (In the Shadow of the Valley of Death) 。在2000年《 Holy Wood (In the Shadow of the Valley of Death) 發行後,瑪麗蓮曼森表示,這一連串的專輯是採取倒敘的敘事手法,也就是《 Antichrist Superstar 事實上是這三部曲的完結。

《 Antichrist Superstar 在音樂界引起非常正面的迴響,直至今日也獲得非常多獎項及殊榮。《 滾石雜誌 》對其的評論是:「瑪麗蓮曼森的崛起代表著搖滾樂中龐克樂和油漬搖滾時代正式的結束。音樂的多層次 ( 相比於龐克搖滾單一、重複的調性 ) 讓人聯想起 Ministry [註6],但瑪麗蓮曼森的音樂則是讓人感覺不那麼急湊、緊繃的 ( 較有高低起伏的鋪陳 )。在從陰影中浮現出真面貌,開始瘋狂鎚擊大小鼓、滿載的音效到達高潮之前,《 Antichrist Superstar 總躲在陰影下帶給人一種新穎、險惡又諷刺的感受,使得整張專輯成為一個更具有力量、破壞力的惡魔。Entertainment Weekly ( 音樂雜誌 ) 的 Jim Farber 則評論:「在這張專輯中,Manson 融入以往世人對於搖滾樂前所未有的概念以符合他反社會性的爆發。以碾核吉他及嘎嘎作響的貝斯聲線作為基底,再加上瑪麗蓮曼森變形扭曲的尖叫聲與低鳴,此張專輯的概念成功帶出了瑪麗蓮曼森個人特有的病態魅力。」AllMusic ( 音樂雜誌 ) 的 Stephen Thomas Erlewiney 則說:「這是一張非常值得仔細聆聽、有趣的專輯,吉他聲意外地不搶戲、貝斯聲線如同滋滋作響的吸塵器而非笨重遲鈍的電鋸。這張專輯顛覆了所有人對於工業金屬 ( 先前的Ministry ) 的想像,也成為了瑪麗蓮曼森對於他個人獨幟一格的表述。」簡而言之,《 Antichrist Superstar 除了是一張在銷售上十分成功的專輯外,更重要的是它的音樂結構與編排打破了傳統工業金屬的框架及大家對搖滾樂的想像,並確立了往後瑪麗蓮曼森工業金屬魔頭的地位。

雖然專輯本身獲得廣泛的好評,但在音樂之外就並非如此了。專輯發行的三年後 ( 1999年 ) 發生了震驚全美的柯倫拜校園屠殺事件 ( Columbine High School massacre ) [註7],這件事撼動了整個國家,引發了關於槍枝管制、校園霸凌行為、青少年教育等各項討論。情況失控的地步甚至引起部分美國人的道德恐慌,他們開始把這些青少年犯下的暴力事件歸咎於重金屬音樂、暴力血腥的電影及電視節目還有電玩等,媒體開始挖掘這兩名犯下罪行的學生生前的興趣及嗜好,替他們貼上「哥德文化崇拜者」、「被排擠的呆子」等標籤,也引發許多民眾對於哥德次文化的抵制與反對。無獨有偶,在三年前甫發行第二張且獲得極大迴響的瑪麗蓮曼森自然也成為眾人的標靶。

在知名紀錄片導演 Michael Francis Moore [註8] 所拍攝,2002 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 科倫拜校園事件 》 Bowling for Columbine ) 中 Michael 除了用盡他獨有的黑色幽默及諷刺意味探討究竟此起事件的根因、美國不為人知而龐大的軍火利益與政治圈的醜陋關係外,他也訪問了部分民眾及團體指責該起事件僅僅是因為兩名兇手聽他的歌而全盤怪罪於他的瑪麗蓮曼森。在訪談中瑪麗蓮曼森發表了他的看法,甚至是他的個人理念以及自身存在的意義:「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在成長歷程中音樂是我逃脫 ( 現實 ) 的途徑,它是唯一不會罵你的;你播放一張專輯,它不會因為你穿著不妥而對你大吼,它會讓你感覺好過一些。我完全可以明白他們為何挑中我,因為要在電視上指著我大罵是非常簡單且站得住腳的事、畢竟我就是恐懼的象徵、我集所有人害怕的事物於一身;因為我為所欲為、暢所欲言。整起悲劇的兩個副作用是:帶有暴力性的娛樂以及槍枝管制議題。而它們將會成為接下來大選的重點話題,那有多棒啊!這樣我們就忘了 Monica Lewinsky [註9] 還有總統正對著其他國家發射飛彈 [註10],然後大家繼續說我是個壞胚子,就僅僅因為我唱了一些搖滾歌曲。所以總統和瑪麗蓮曼森誰的影響力比較大?我倒很希望是我,那我就會去選總統。 ( 問:你知道事件發生那天,美國發動了對科索沃規模最大的一次空襲行動? ) 我的確知道,所以我覺得這一切非常諷刺。沒有人說「也許是總統影響他們的。」這不是媒體想報導的方向。因為當你看電視的時候,你看著新聞,被塞滿恐懼感,水災、愛滋病、謀殺案,接著是各種廣告,「有口臭,大家就不喜歡你。」、「有青春痘,就沒有女生要和你上床。」這就是一個恐懼加乘消費的循環,我們的經濟體系就建立於大家因為害怕而去消費,就這麼簡單。( 問:如果你直接面對存活下來的學生或當地居民,你會對他們說什麼? ) 我什麼都不會說,我會聽他們說,那是沒有人做的。」[註11]

在這段專訪中我們很明顯可以看出瑪麗蓮曼森談吐中所透露的是他很清楚知道自己正在做些什麼事,而他也很清楚知道這個社會正在發生的某些事情是朝向非常錯誤的方向前進及發展的,瑪麗蓮曼森曾說「我創造了一個假的世界,因為我不喜歡我正活在其中的那一個。 ( ‘I created a fake world because I didn’t like the one I was living in’ )」。或許他的歌曲中唱著某些令人不敢恭維、聽起來就像專輯名稱「離經叛道」的歌詞、他的表演也充滿了張力,甚至有如邪教儀式。但這正是哥德文化最珍貴的意義,有勇氣獨立思考、做出批判,從訪談中也可以看出哥德文化中「自省」的特質,而非人云亦云、隨波逐流。瑪麗蓮曼森的音樂被稱作工業金屬,但他卻是個實實在在的「哥德族」。下一篇文章中我們將介紹關於更多《 Antichrist Superstar 背後的故事。

 

註1:蘇族 ( Sioux ) 是北美的印地安民族之一。

註2:美國 1960-1970 年代最著名的殺人魔,他與其幫眾成立的 Manson Family 犯下無數起謀殺案最知名的即是殺害當時美國的模特兒、演員 Sharon Tate。Charles Manson 信奉 “Helter Skelter" ( Beatles的歌曲 ),他將這首歌曲視為即將發生在美國的種族戰爭的啟示。而後他也成為美國文化中瘋狂、血腥、暴力的象徵及崇拜對象。

註3: Billboard 200,美國最具權威性的音樂雜誌《告示牌》所製作,計算專輯在一週內銷量所做出的排行清單。

註4: 同名歌曲 “Antichrist Superstar"  Music Video 及 1997 年時的現場演出,可以看出瑪麗蓮曼森除了深受哥德次文化的影響之外,其現場演出帶給人的感官震撼及感染力都是比哥德搖滾更加外放。

註5:歌曲及專輯之間帶有連貫性、故事性。

註6:活躍於 1980 年代中期的美國樂團,被視為工業金屬的先驅。1992 年推出其代表作《 Psalm 69: The Way to Succeed and the Way to Suck Eggs 

註7:1999 年四月二十日發生於美國科羅拉多州柯倫拜高中發生的槍擊事件,兩名學生 Eric David Harris 及 Dylan Bennet Klebold 疑似因偷竊電腦零件的犯罪事件遭到懲罰及長期對學校、社會的不滿而採取的行動。當天兩人帶著槍枝及爆裂物進入校園進行瘋狂的攻擊,最後兩人自殺身亡,此起事件共造成 13 人死亡及 24 人受傷,被視為美國歷史上最令人嚴重的校園暴力事件之一。

註8:美國知名紀錄片導演及作家、時事評論家,以製作諷刺時事的紀錄片聞名。最近一部紀錄片《插旗攻城市》( Where to Invade Next )同樣獲得廣泛的迴響及大眾對於美國霸權主義的反思。

註9:「拉鍊門事件」( 又稱「陸文斯基醜聞」( Lewinsky scandal ) )。1998 年曝光的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和白宮女實習生陸文斯基之間的性醜聞。該事件引發了一系列調查和對柯林頓總統的彈劾案。

註10:科索沃戰爭

註11: 影片連結

DARK ENTIRES vol. 4 — 哥德教父:Peter Murphy

%e6%9c%aa%e5%91%bd%e5%90%8d-11

OVKLAB ︱ 編輯 梁中一 ︱ NOVEMBER 24, 2016 ︱

我們熟知的哥德樂團 Bauhaus 首腦 Peter Murphy 被搖滾樂迷、哥德族們尊稱為「哥德教父」 (Godfather of Goth) ,但事實上 Bauhaus 並非由他一手創立。1957 年出生於諾威頓 (Northampton) 、成長於韋靈伯勒 (Wellingborough) 直到大學時受到同學,也就是 Bauhaus 的吉他手 Daniel Ash 的遊說才成為該樂團的主唱,並開啟他持續三十年至今仍未間斷的音樂生涯。

成立於 1978 年,Bauhaus 的首張專輯是如何定義了哥德搖滾還有他們在這個搖滾樂類型中的地位在本文中便不再贅述。1983 年 Bauhaus 解散,Peter Murphy 與幾位團員繼續了幾場表演後,他和來自名為 " Japan " 的英國樂團中的貝斯手 Mick Karn 組成了 Dalis Car,這個樂團僅錄製了一張專輯The Waking Hour(1984年發行),也並未獲得如 Bauhaus 的成功及迴響。雖然在 2010 年時 Peter Murphy 在 Twitter 上宣布將與 Mick Karn 重返錄音室籌備 Dalis Car 的第二張專輯,但不久後 Mick 被診斷出癌症並於隔年一月過世,這個計畫自然也被迫中斷。

此後 Peter Murphy 也開始他長期以個人身份發行專輯的歷程,1986 年及隔年連續發行的兩張專輯:Should the World Fail to Fall ApartLove Hysteria在市場銷上的表現皆不如以往,但Love Hysteria也開啟了 Peter Murphy 與作曲家 Paul Statham 長達八年(直到1995年)的合作。而讓 Peter Murphy 再度受到大眾矚目的應當屬於他在 1989 年發行的第三張個人專輯Deep,在這張專輯中 Peter Murphy 再度重現以往 Bauhaus 時期帶有侵略性的嗓音,擄獲了樂迷的喜愛。其中的歌曲 " Cuts You Up " [註1] 更是打破原先 Bauhaus 吉他手 Daniel Ash 在 Bauhaus 解散後組成的樂團 Love and Rockets 的歌曲 " So Alive " [註2] 在告示牌「現代搖滾」類別排行榜 (Billboard Modern Rock Tracks chart) 位居榜首最久的紀錄(長達七週),直到 1991 年 R.E.M 樂團發行的 " Losing My Religion " [註3] 才再度打破這項紀錄。

1990年,Peter Murphy 與妻子移居土耳其,1992 年發行的專輯Holy Smoke除了延續前一張專輯原有的風格之外,也因為移居土耳其的經驗讓 Peter Murphy 在其中融入了傳統土耳其音樂的某些元素。Bauhaus 一度在 1998 年透過巡迴演出重組並造成轟動,但在其後 Peter Murphy 還是將注意力回歸到他個人的音樂作品上。2000 年起 Peter Murphy 開始全球性名為 Just for Love 的巡迴演出並完成十一月在加州的表演無間斷錄製的同名專輯。2002 年再度發行個人的第六張專輯Dust,其中融入了大量當時 Peter Murphy 深陷其中的傳統土耳其音樂的編曲和樂器,這張專輯也引來許多批評。

2002年起 Peter Murphy 多在巡迴演出中度過,2004年發行專輯Unshattered;2011年發行Ninth,而最近期也是被視為具有重要意義的則是在 2014 年發行的第十張個人專輯Lion。這張專輯被認為是 Peter Murphy 與過去徹底切割、捨棄一切的作品,其中也包含擁有超過 35 年歷史、被視為後龐克 / 哥德樂團之始的 Bauhaus。他再也不想扮演大家口中「哥德教父」這個角色,或許我們從以下 Peter Murphy 與 Vavanland 在2014年六月時進行的訪談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問:請問Lion這張專輯的靈感來源?

Peter:這張專輯有點像突然出現的靈感而正好恰如其分,其實我當初是想追朔回八〇年代早期的音樂,但我只有將一點點的概念注入其中。

 

問:這張專輯裡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歌曲是 " I Am My Own Name " [註4] ,或許是因為你曾經透露過你能夠完全佔據你所扮演的角色,例如當你們翻唱 " Ziggy Stardust " [註5] 時,你就表示你感覺自己真的成了 Ziggy Stardust。

Peter:我認為我對於這件事已經感到有點疲倦了。我知道在去年與 Bauhaus 三十五週年紀念巡迴中我又再做了一次,但那是為了歌迷而被要求做出來的,事實上我想把這一切結束並擺脫那樣的標籤。

 

問:所以你認為 " I Am My Own Name " ⋯⋯?

Peter:沒錯,這就像是給我自己的一份聲明:「這就是我。」無論「我」會是什麼,將那些既有的認知都擺到一旁,我知道這些陳舊的想法或許我又在上次巡迴時將其激起了一次,但我仍希望自己能做回自己。

 

問:所以你認為你現在完全佔據了 Peter Murphy 嗎?

Peter:我認為這是一趟找尋自我的旅程,重新認定自己,就是這麼一回事。

 

問:再請教你一個有關於哥德的問題,最近大眾看起來⋯⋯

Peter:(打斷)恐怕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雖然這聽起來有點冗贅,但我不能當一個發言人,我並不認同他們給我的那個稱頭。我知道我過去的裝扮、穿著成為了文化中非常顯著的風格,但我認為那是屬於⋯⋯說到這就好了吧,我想我不會評論任何有關像是這樣的事。

 

或許 Peter Murphy 最為人知的仍然為曾經紅極一時、開創新曲風也影響許多後輩樂團的 Bauhaus 主唱這個身份,但在訪談中看起來在與樂團拆夥,在創作上努力不懈、未曾止息過的 Peter Murphy 與其被大家稱為「哥德教父」,他或許更想以 Peter Murphy 這個身份受到關注。而無論歌迷喜歡的是過往 Bauhaus 中的主唱,或者是至今仍不斷釋出個人作品的這個歌手,對於 Peter Murphy 而言將近四十年的音樂生涯除了創作與對音樂及次文化的貢獻之外,更重要的恐怕是如何在這漫漫長路中,在不同的生活經驗、巡迴表演以及合作對象中將一度弄丟的自己一點一點的慢慢收拾、找回。這趟旅程也許尚未結束;Peter Murphy 大概在五十年前也從未想過自己會被貼上「哥德教父」的標籤,但至少我們在不斷自省、反覆認定自我的歷程中都要勇敢地說:" I Am My Own Name “。

註1:歌曲試聽,音樂錄影帶中,Peter Murphy將頭髮染成白金色,以全新的面貌出現在歌迷面前。但其妝容及音樂錄影帶的整體風格還是不脫哥德搖滾的韻味。

註2:歌曲試聽

註3:R.E.M在MTV十週年慶祝活動上的現場演出

註4:歌曲試聽

註5:大衛鮑伊 (David Bowie) 在 1972 年釋出的專輯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Ziggy Stardust 是專輯中來自太空的搖滾明星。十年後,1982年 Bauhaus 釋出了專輯中的歌曲 " Ziggy Stardust " 翻唱版本的音樂錄影帶,Perter Murphy 在其中則扮演 Ziggy Stardust 這位搖滾明星。

DARK ENTIRES vol. 3 -《在 Bela Lugosi’s Dead 之後:哥德搖滾及次文化至近代的演變與發展》

tumblr_o5d78kbqcv1sfsm57o4_1280

OVKLAB ︱ 編輯 梁中一 ︱ NOVEMBER 1, 2016 ︱

延續前一篇文章所提及的部分:時間追溯到1979年,Bauhaus 樂團發行單曲 " Bela Lugosi’s Dead " 之際,其實樂團的創作初衷是希望這首歌曲呈現的風格是帶有黑色幽默、嘲諷意味的,但在誤打誤撞之下反倒有許多年輕歌迷被歌曲中前所未有的神秘氣氛、詭異音效所深深吸引,並認為是 Bauhaus 的這首歌曲為日後蓬勃發展的哥德次文化埋下了第一顆種子。

如果以時間及地點做為區隔的話,最早的哥德次文化以龐克運動子嗣的型態出現、發展於1970年代末期至1980年代初期的英國,已如風中殘燭的龐克音樂透過因為陰鬱、自省等不同以往的特色重獲新生,轉變成為哥德次文化。The Damned [註1]、Bauhaus、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 展現了哥德搖滾最早期的風貌,而這些樂團也很快地被貼上「哥德」的標籤,但其中絕大多數的成員從來不會以「哥德」來形容自己的作品或音樂風格。而直至今日對於究竟是誰發明、定義了「哥德搖滾」這個辭彙來形容在1970年代末期出現這一類陰暗、壓抑的音樂仍爭論不休,而英國音樂媒體往往被視為造就這個音樂類別最大的推手。

1980年代初期則由 The Sister of Mercy 扛起了哥德搖滾的大旗,在1977年成立於英國里茲(Leeds),正如 Peter Murphy 之於 Bauhaus;主唱 Andrew Eldritch 除了是 The Sister of Mercy 的靈魂人物外,也是哥德次文化的指標性人物之一。" The Sister of Mercy " 的樂團名稱是吉他手 Gary Marx 某日在報紙上看見新聞標題「慈悲姐妹修道院發現一具男屍」[註2] 而起。經歷了六年在地下音樂界的潛沉,The Sister of Mercy 終於在1983年以在前一年發行的單曲 “Alice" [註3] 進入英國獨立音樂排行榜,並在此後得到大多數樂迷的關注,不過到了1980年代中晚期,哥德搖滾的發展開始衰退。

不過,這樣的衰退很快就結束,被視為第二代的哥德搖滾樂團在1980年代末期至1990年代初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為看似岌岌可危的哥德搖滾注入新生命。第二代的哥德搖滾樂團與1980年代的那些樂團最顯著的差異在於他們開始對外正式地稱呼自己為「哥德」。這時候的樂團有如以埃及古文物羅賽塔石碑命名的 Rosetta Stone [註4] 或是由離開 The Sister of Mercy 的 Wayne Hussey 以及 Craig Adams 所組成的 The Missions(原名為The Sisterhood)。另外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時期哥德搖滾以及次文化也開始在美國也開始發展並受到矚目,以1990年成立於洛杉磯的 London After Midnight 最為著名。在這時候,哥德搖滾及次文化也擴及許多不同的領域、打破了過往人們對哥德的既有印象。許多哥德次文化族群特別感興趣的領域如今也逐漸融入了主流文化之中,例如超自然的事物或者傾向於黑暗面的美學、審美角度都對主流文化有潛移默化的影響。

隨著時間推移,所謂第二代的哥德搖滾樂團慢慢淡出,在1990年代末期人們開始關注第三代的哥德搖滾樂團,他們形塑了從當時直至今日的哥德次文化。這個時期與前兩個世代最大的不同在於開始有大量的樂團乃至於個人都將自己歸類為「哥德族」。1990年代同時也是資訊爆炸的時代,網際網路向公眾開放、電視與廣播節目的普及化都對於這些哥德族接觸、搜尋有關哥德文化的相關資訊起了推波助瀾的幫助。此時以 Marilyn Manson 及 Alice Cooper 等人為首,深受廣大樂迷喜愛的「休克搖滾」(Shock Rock) [註5] 使聚光燈的焦點照向了哥德次文化,但是其風格與帶給人荒蕪、絕望感受的 Bauhaus 大相逕庭的休克搖滾令某些哥德族感到厭惡,他們希望自己能與這些年輕、過度熱衷、單單只是為了耍叛逆而模仿 Marilyn Manson 穿著的追隨者有所區隔,常常稱他們為 " spooky kids " [註6]。前兩代的哥德族對於新一代的哥德族非常不能苟同,質疑他們對哥德次文化理解、喜愛的真實性,並且對於他們使哥德次文化受到越來越多人注意深感困擾。

然而,我們並不能預測再過二十年後世人對於這三個不同世代的哥德族會有怎麼樣不同的看法與評價,從第三個世代的哥德運動迄今已有二十年之久,哥德次文化已經擴及全球,在世界各地都有其擁護者,並且持續地與在地主流文化或者是其它次文化交會、融合、改變,使其成為世界上存在最久的次文化之一。哥德元素在世界文化中已經佔有無可取代的地位,在音樂上無論是最原先的後龐克、哥德搖滾,乃至於其他曲風如 Dark Wave、工業金屬,其他領域則有恐怖小說、電影甚至是時尚品牌所呈現的主題都能見到哥德次文化的蹤跡。

世界並不總是陽光普照般那麼美好、令人滿意,但我們或多或少能從那些陰暗的角落找到每個世代共通的一種語言,那就是敞開雙臂擁抱這個充滿缺陷的世界;哥德式的美好與浪漫。

註1:成立於1976年,英國最早期的龐克樂團之一,經過多次團員的更換後,1980年後所發行的專輯使該樂團被視為哥德搖滾的先驅。

註2: Man found dead in the sister of mercy convent.

註3: Youtube試聽

註4:自1980年代末期開始活躍,1991年正式發行第一張專輯。早期的音樂風格正反映他們的樂團名稱,歌曲中融入大量的古老神話意象。

註5:泛指一切透過誇張、極端形式來呈現搖滾樂的方式,例如戲劇化的表演服飾、裝扮,在表演現場破壞器材、將鮮血、刑具等物品帶上台甚至是攻擊聽眾等行為都能被稱做休克搖滾。

註6:為最原先 Marilyn Manson 的樂團名稱(Marilyn Manson & the Spooky Kids),隨後 the Spooky Kids 成為 Marilyn Manson 粉絲的稱號。

DARK ENTIRES vol. 2 –《哥德搖滾的起點》

maxresdefault

OVKLAB ︱ 編輯 梁中一 ︱ OCTOBER 6, 2016 ︱

White on white translucent black capes ( 為黑色斗篷染上蒼白迷濛的色彩 )

Back on the rack ( 回到刑台 )

Bela Lugosi’s dead ( 貝拉·盧戈西已死 )

The bats have left the bell tower ( 那些蝙蝠已經離開鐘塔 )

The victims have been bled ( 受害者的血已經流乾 )

Red velvet lines the black box ( 紅色絨布覆蓋在黑色棺木上 )

Bela Lugosi’s dead ( 貝拉·盧戈西已死 )

Undead undead undead ( 還沒、還沒、還沒 )

The virginal brides file past his tomb ( 貞潔的新娘緩經他的棺材 )

Strewn with time’s dead flowers ( 鋪滿久放而枯萎的花朵 )

Bereft in deathly bloom ( 在錦簇中失去生息 )

Alone in a darkened room ( 孑然一身於暗室中 )

The count ( 吸血鬼公爵 )

Bela Logosi’s dead ( 貝拉·盧戈西已死 )

Undead undead undead ( 還沒、還沒、還沒 )

–“Bela Lugosi’s dead" by Bauhaus

[註1]

上一篇文章中概略探討了中世紀某些建築、文學因為享有共通的特質、構成形式而出現的哥德文化,以及二十世紀末,哥德搖滾如何在後龐克之外以不同的姿態問世,而後以因為相近的審美觀出現的哥德族群。在此除了必須釐清主流文化與次文化的差別為何 [註2] 之外,同時必須理解哥德次文化 (Gothic subculture) 是在歷史脈絡之下以中世紀的建築、文化為起始以及隨後產生的哥德風格電影直至最後哥德搖滾等許多因子相互碰撞、交融下孕育而生的。

Bela Lugosi (1882-1956) 在1931年的恐怖電影《吸血鬼》(Dracula) 中所飾演的 Count Dracula 確立了現代恐怖電影以及大眾對於吸血鬼的印象,吸血鬼也經常與哥德次文化有深切的連結。而 “Bela Lugosi’s Dead" 這首歌曲則被視為哥德搖滾的起點、哥德搖滾與後龐克的分水嶺,其重要性自然不在話下。接下來文章內容將聚焦在哥德次文化的發展與對哥德搖滾有重要影響的幾位人物身上。

Peter Murphy (Bauhaus主唱) 與 Siouxsie Sioux (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主唱) 被譽為哥德教父及哥德教母。原名為 Bauhaus 1919 的 Bauhaus 起名原因為的是向1920年代德國 Bauhaus 藝術運動 [註3] 致敬,樂團 LOGO 甚至選用與在包浩斯學院外牆上相同的字體。Bauhaus由一群來自Northampton、自孩提時期便一起搞樂團的三五好友組成 (吉他手Daniel Ash、鼓手Kevin Haskins 及貝斯手David J Haskins兄弟檔),1978年 Ash 找來他的高中好友 Peter Murphy 擔任主唱 (有趣的是 Ash 單純是因為 Murphy 擁有適合他們樂團的長相,在這之前 Murphy 從未從事任何與音樂有關的活動),Bauhaus就此成形,並在1979年發行他們的第一首單曲 ( 即為"Bela Lugosi’s Dead")。而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 的主唱 Siouxsie Sioux 及貝斯手 Steven Severin 在1975年 Roxy Music 演唱會上相遇。在那個華麗搖滾 (Glam rock) 已經逐漸式微的年代,他們發現自己再也找不到可以認同並欣賞的音樂。1976年開始,他們和一些朋友開始追隨一個還沒得到任何唱片公司合約的樂團:Sex Pistols,記者稱他們為"Bromley Contingent" (Bromley是倫敦近郊的一個區域,因為Sex Pistols的這些追隨者多居住在此地,故得此名),然而這些追隨者本身卻不這麼認為,他們視自己為「一群有著相同感受以及打扮,受到性手槍還有他們不妥協的態度啟發而聚在一起的人 [註4]」而已。在 Sex Pistols 即將表演的一場音樂祭 (100 Club Punk Festival) 到來之前,Siouxsie 向 Severin 提議他們兩個人也上台表演,雖然他們還沒為樂團命名,甚至還沒有其他成員。但在1976年九月二十日,他們借來了吉他手 Marco Pirroni,另外由 Sex Pistols 的 Sid Vicious 擔綱鼓手,在倫敦的這場音樂祭上他們以新約主禱文 (The Lord’s Prayer) 做出長達二十分鐘的即興改編演出,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 便在1976年的此次表演後奇妙且偶然地形成,隨後成員數度更變,終於在1978年發行他們的第一首單曲 [註5]。Siouxsie Sioux 曾表示 “gothic" 是他們的樂團新方向,使她被視為形塑了 “gothic" 這個用詞的人,但在 “Siouxsie & the Banshees: Entranced Story" [註6] 中則反駁並非 Sioux 本人,而是音樂媒體給 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 貼上 “gothic" 的標籤。

註1:"Bela Lugosi’s Dead“在1979年八月六日以單曲形式釋出(Youtube試聽),同時也是Bauhaus的第一首歌曲。在1983年發行的電影《血魔》(The Hunger)片頭中穿插了Bauhaus表演該曲的片段(Youtube影片連結)。這首歌曲隨後也為大量的電視影集及電影採用,對日後的哥德次文化有非常重要且深遠的影響。

註2:主流文化可被視為一個社會中大多數人的價值觀及信念,通常主流文化的組成規模較大,而成員間的同質性較低。而次文化則是在社會之中特定團體的價值觀及信念,而這樣的特質多展現在其面對事物時共同的觀點、思想、態度以及生活方式等層面,而次文化常常因為成員間共同的宗教、職業、教育程度、社會階級、年齡層成形。也因此次文化之中成員間的同質性較高,對彼此的認同感與連結感也會比主流文化中來得更重。但是一個人可以是許多不同主流文化與次文化的成員,彼此並不牴觸。

註3:原為德國的一所建築、設計學校,強調以「人」為本位的設計哲學,標榜「設計的目的是人,而不是產品」的精神,而後成為現代設計運動的發軔。對現代建築、工業設計、平面設計等藝術層面有重大影響。

註4:"A bunch of people drawn together by the way they felt and they looked, they were all inspired by the Sex Pistols and their uncompromising attitude."

註5:"Hong Kong Garden",Youtube試聽

註6:ISBN-10: 0711917736,ISBN-13: 978-0711917736。

DARK ENTIRES vol. 1 –《 淺談哥德次文化 》

12828985_10153864179715225_4259051314078352968_o

OVKLAB ︱ 編輯 梁中一 ︱ SEPTEMBER 8, 2016 ︱

陽光從彩色玻璃窗照射進來呈現不同顏色的塊狀鋪在椅子、地板、佈道台上,冷冽的寒風從門窗溜滑進室內,門徒與先知的雕像已經矗立數百年,叛教的人站在看起來無盡延伸的尖拱底下,光線照射進來的終點的那個角落,因為他的存在使陽光失去溫暖人的意義。妝容與打扮讓他的身份與來歷難以猜測,暗色系的衣著散發著一股殘酷無情的味道、身上像是為了苦修而纏繞的束帶令人感到拘謹不安。他的舉止高貴優雅,如水痕般存在於無形;說話的遣詞和語調是他身為王儲遺族的證據;他的眼神難以捉摸卻又堅定無比,他來回踱步,告訴我他想找回被鎖在這座教堂某個壁龕中屬於他的靈魂,但他已經耗盡一輩子的時間,徒勞無功……。

本季OVK LAB選用包浩斯樂團(BAUHAUS)的歌曲“Dark Entries”[註1]做為串連16-17年秋冬的主題,整首歌曲高速、單調、不斷重複的和弦行進,搭配主唱Peter Murphy幾乎沒有換氣、詭異而如叨叨絮語的演唱,帶給人壓抑、急躁還有惴惴不安的感受,同時卻有股難以抵抗的力量,催促著你進入某種神秘而前所未見的美麗境界之中。站在黑暗入口,OVK LAB想引領你進入哥德文化神秘、詭譎、幽暗的世界,一同重回三十年前,窺探這股風潮是如何成為一項次文化,透過音樂、文學等載體,向世人展現哥德文化獨有的審美觀、生死觀、看待世界的方式,並影響了往後世界各地許多不同的音樂風格、甚至成為眾多時尚品牌採用的元素。

在提及哥德(Goth)時,人們可能會因其背景與平常習慣接觸資訊的不同而產生非常迥異的連結與想像,答案或許是曾在歐洲建立強盛王國的人種、或許是起源於十二世紀法國主要運用在建築上的一種藝術風格[註2]。而在此我們主要希望探討的是受浪漫主義影響,隨後在文學、電影、音樂上因為同樣的創作元素與某種相似韻味而形成直至今日仍在許多領域發現其蹤跡的哥德文化。十八世紀後期對於啟蒙時代做出反動與顛覆的浪漫主義(Romanticism)運動在歷史舞台上登場,浪漫主義注重個體情感與外在環境的連結,依其作為對於美感的經驗來源,並強調不安、驚惶與對大自然感到敬畏等情緒,浪漫主義影響層面之廣泛包括語言、文學、繪畫、建築等乃至於而後影響世界政治版圖的民族主義(Nationalism),被視為西洋史軸線上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分水嶺。雖然出現於十八世紀後期顛覆整個西方世界的浪漫主義運動並非本文談論的重點,但由於哥德文化的特質或者流變,及其陰鬱、悲傷、深沉、超自然等特色正是因為浪漫主義運動的洪流將其從傳統保守的封建社會中釋放並獲得廣泛的信仰者,也因而不得不提及浪漫主義、哥德文化之間的關聯與脈絡。

而你可能還是會有所疑問:究竟什麼是哥德?到底具有什麼樣的特點讓我們足以稱呼某件事物是「哥德的(Gothic)」?或許我們可以從個人審美條件、價值觀以及藝術作品(主要是文學、音樂、電影、時裝等)這兩個範疇來進行更深入的討論。被用以哥德形容的人(a Goth)通常具有某些共通的特點:他們的審美條件往往與大眾不同,他們喜愛從他人認為「黑暗、陰沉、缺乏生命力與活力」的領域中發掘屬於他們的美學體悟,例如一個哥德族極有可能喜愛凋零、枯黃的枝枒而非青翠茂盛的綠樹;他們喜愛那些處於陰暗面、帶有神秘色彩的事物,但這並不代表哥德族是邪惡的,這點僅僅顯示了他們看待外在環境與大多數人有比較不同的角度或觀點而已;同時也不代表他們是不仁慈、有暴力傾向或是缺乏幽默感的,事實正好相反,只是他們覺得好笑的元素往往被視為「惡趣味」或者「黑色幽默」。他們並不總是憂鬱或感到悲傷,因為他們能從被人們視為陰暗的一面中找尋到快樂及靈感,也從不避諱談論、表達被貼上負面標籤的情緒。哥德族群往往是聰明、有智慧、性格浪漫、具有藝術家傾向的,如何識別哥德族並不僅止於一個人如何穿著或打扮,但在現代的論述中,一提到哥德總是會引發「慘白妝容、非黑即白的外衣或者隱身在暗處、邪惡的」等聯想;更有甚者因為他們的喜好而與罪惡劃上等號,事實不然,曾有一篇報導說道:「一份由賽薩克斯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所做的研究指出:那些被稱為哥德族的人,其中許多在步入社會後成為醫生、律師或建築師,他們多帶有文雅、感性的特質,熱衷於詩歌與書籍,鮮少有藥物濫用或者反社會行為。多數也帶著他們身為哥德族群的精神進入成年生活,更比常人具有表達自身感受的能力,與其一夜情,他們更深信至死不渝的羅曼史。」[註3]其實多數人對於「哥德」一詞的見解是有所偏差的,比起外貌與衣著,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價值觀以及對於生命的省思。

至於帶有哥德風格(Gothic)的藝術作品最早可以追溯至十八世紀,1764年賀拉斯・華爾普爾(Horace Walpole)的小說集《奧特蘭多城堡》(The Castle of Otranto)被視為開啟哥德小說(Gothic fiction)之濫觴的作品,內容展現了作者對中世紀的緬懷、對理性主義的反叛以及對主觀想像的追求,其題材前所未見,挖掘人們心中對「怪誕」的審美,也解放了長久以來為理性所束縛的想像力。故事內容瀰漫著怪誕、神秘、恐怖、頹喪的氣氛,背景多以哥德式風格的建築如荒廢的古堡、修道院、百年不見天日的地道、機關為主,也使這樣風格的文學體裁因而得名。而真正確定哥德小說在英美文學史中體裁標準的是安・雷德克利夫(Ann Radcliffe),她的作品《奧多芙之謎》(The Mysteries of Udolpho)掀起了後進作家們的爭相模仿,也影響日後許多作家的寫作風格及採用元素。哥德小說並不如浪漫主義文學作品正面描繪理想的社會、政治秩序、道德價值,而是透過社會中邪惡與許多人視之為虛幻的一面探索追求理想境界的可能。瑪麗・雪莉(Mary Shelley)的《科學怪人》(Frankenstein)以及布拉姆・斯托克(Bram Stoker)所著的《德古拉》(Dracula)應該是最膾炙人口、大眾最為熟悉帶有哥德式風格的小說。而因為吸血鬼、超自然生物、古堡等題材,哥德小說也被視為早期恐怖電影(Horror film)的鼻祖。

正當1970年代末期,性手槍樂團(Sex Pistols)以一曲“God Save the Queen”轟動了整個英國,扛著以反叛為名的大旗引爆了世界性的龐克運動之時,相對於龐克反叛、拒絕墨守成規、改變現有社會體制的精神,有一群人對當時英國社會狀況選擇以忽視的態度面對,更專注於個人生命中的悲傷與困境,而那便是哥德搖滾(Gothic rock)的起點,同樣用音樂為媒介表達自己的理念,龐克如果是企圖改變社會的入世反抗者,那麼哥德便是選擇遠離世界上無謂的瑣事,更專注在自身的出世者。哥德搖滾的根基與血脈可以從1960年代門戶樂團(the Doors)與地下絲絨樂團(Velvet Underground)的作品中發現某些線索[註4],更不得不提重要的後龐克(post punk)樂團——歡樂分隊(Joy Division),以Ian Curtis為首的歡樂分隊雖然被歸類為後龐克樂團,但他們所屬的音樂廠牌Factory Records的老闆Tony Wilson[註5]在1978年接受BBC訪問時曾形容歡樂分隊樂團的音樂是「哥德的(Gothic)」。而大約同一時期,英國的音樂雜誌NME(New Musical Express)與Sounds也開始為蘇西與冥妖樂團(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以及包浩斯樂團(Bauhaus)為聽眾帶來的新音樂類型貼上Gothic rock的標籤。事實上,歌詞中多關乎癲狂、精神錯亂、絕望、超自然,音樂上比起其他風格有更多如幽靈般的特效、深沉、低迷等現象都是能從上述這些樂團能發現的特色。而歡樂分隊的作品,無論是曲風或者其中的歌詞往往讓人難以與被定義為哥德搖滾的樂團分辨清楚,而主唱Ian Curtis在1980年因為長久以來飽受癲癇病與精神壓力的折磨,選擇走上自我毀滅道路,更讓這個樂團蒙上一層如吸血鬼斗篷般的哥德色彩。

OVK LAB發跡於街頭,自品牌成立十餘年來除了持續關注本土街頭文化發展之外,更戮力於將不同類型服裝、音樂相關的次文化以更接近臺灣的面貌介紹給消費者。我們曾經見過龐克、重金屬乃至於嬉皮等不同時期的次文化體現在OVK LAB的設計當中,而此次OVK LAB選擇對臺灣人而言或許比較陌生、神秘的哥德搖滾,除了它的文化、音樂內容所呈現的樣貌之外,編輯認為更重要的是顛覆長久以來的價值觀,選擇面對自身的悲傷與過往不堪記憶的勇氣,在追求完美之餘,我們更應該擁有努力思考究竟何者為美、何者為善的自省能力。OVK LAB將哥德美學解構,從中梳理出符合在地環境條件與當代時裝趨勢並結合古著傳統結構,以前所未有的面貌重新呈現哥德色彩外,更希望消費者在欣賞服裝之餘,透過這個服裝品牌了解到豐富的次文化歷史。在逐漸颳起涼風的秋季,誠摯邀請各位與OVK LAB一同走進黑暗入口,透過不同方式,理解哥德文化與音樂三十年來如絲如縷般的美麗與哀愁。

 

註1:在1980年以單曲形式發行,Youtube試聽

註2:Gothic art,盛行於十三到十四世紀,原先專指建築形式,隨後才被運用在

同時期的繪畫、雕刻等其他藝術上。哥德式建築因為其不同以往羅馬式

建築低矮、厚重、照明不佳等特性,大量的尖拱、拱肋在當時形成一種

新的建築技術,提升了建築物本身的空間與明亮度,一時蔚為風潮,被

廣泛運用在教堂、修道院等宗教場所。哥德式建築的特色以垂直向上、

輕盈修長以及大量的彩色玻璃窗戶見著,讓人處身於哥德式的教堂中因

為光線帶來的神秘壯麗而產生置身天堂的意境。

註3:BBC- < Upwardly gothic> by Denise Winterman

註4:一般研究哥德文化的學者認為哥德搖滾在1979年後才確立為一個被認可

、有明確定義的次文化,但Gothic被用來形容音樂風格並不是1979年

才發生,音樂評論家John Stickney就曾在一場與門戶樂團的Jim Morrison

在一座酒窖的會議後表示:「這是一個足以榮耀門戶樂團的哥德搖滾的房

間(the perfect room to honor the Gothic rock of the Doors)。」

註5:Anthony Howard “Tony" Wilson (20 February 1950 – 10 August 2007),

是英國音樂廠牌Factory Records的擁有者,同時也是知名的電視、廣播

主持人。

OVKLAB 2016 A/W " DARK ENTRIES " COLLECTION IMAGEBOOK

1

OVKLAB 2016 A/W 系列以哥德搖滾(Gothic Rock)為參照主題,包浩斯樂團(BAUHAUS)是本季的繆斯, 從哥德次文化的反叛裝扮風格與音樂表現,我們梳理出設計的概念字鑰:黑色、幽暗深沈、陰影、捆綁束縛、後龐克、歌德建築,開啓創作的手段,植接古著版式結構,企圖重構同時呈現新與舊的服裝樣態。

Photographer : Sih Wei Chen
Model : Jude Chen
Collection Designer & Styling : Chuang
Co-styling : Jamo, En
Make Up : Edna Hung, Angie Huang
Art Director : Ming Yu
Production : Jess Huang
Special Thanks : Willy, Huang Teng Interior Designer Studio

OVKLAB 2016 S/S " BLOWIN’ IN THE WIND " COLLECTION LOOKBOOK

0

OVKLAB 2016 春夏系列以嬉皮文化為參照主題,從嬉皮運動年代的衣著風格和反文化內涵,我們梳理出援引的史料脈絡,以及設計的概念字鑰:垮世代( Beat Generation )、嚎(Howl)、伍斯塔克(Woodstock)、抗議歌曲、迷幻、渲染、遊行、話語權、反戰,開啓創作的手段,植接古著版式結構,企圖重構同時呈現新與舊的服裝樣態。